阳光一般灿烂的日子

日期 / 2020.09
阳光要多明媚才能称做“灿烂“?

听过这首歌,让我想起了郝云那句经典的歌词:“每天站在高楼上,看着地上的小蚂蚁”。这首《阳光一般灿烂的日子》好像是《活着》的“外传”——站在了最高的高楼上,用放大镜窥视着地上一只只真实的“小蚂蚁”,总有一只能让你对号入座。

细想起来我们和蚂蚁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:“在这个城市里,每天川流不息”,貌似为了生活而忙于奔命,其实只是为了“活着”,这并不卑微,因为自古至今人们都是如此。

当“地铁驶来有风吹过,刚好听到有人在唱歌”,就像蚂蚁搬家时意外邂逅到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,我们在一瞬间都逃离了世俗的自己,享受着0.1秒灵魂出窍带来的美妙,然后迅速回过神来匆匆赶路,来不及遗憾,来不及回味,因为城市里的时间是奢侈品,我们不敢“浪费”。

“每天有人发财,每天有人无奈……” 面对过山车似的物欲生活,我们尚做不到上古智者那样的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“,也远没有“念天地之悠悠”的格局,毕竟地上的小蚂蚁头重脚轻,颤颤巍巍的小胳膊小腿儿艰难的支撑着豆大的理想,最后的大多结果还都是理想为现实减了肥,于是便常用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“这种话来安慰自己,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, “No news is good news”——没有新消息就是好消息,年复一年又重来。

电影《天气预报员》里有一句台词:“成年人的世界没有‘容易’二字“。纵然公交车依然拥挤,但太阳也照常升起,生活不易,不如且行且珍惜,珍惜身边的一切人与事,珍惜阳光,也同时珍惜阴霾,无淤泥焉有荷花。

所以,多一些积极,少一些戾气,多一些人情,少一些手机。想想在地铁驶来时听到的歌声,至少在那一刻,歌者看起来还是很快乐的。

虽然阳光只是一般灿烂,但毕竟也是晴天,何必纠结到底有多灿烂,不求最好,但求一般。

而就在此时,蚂蚁也想起了那只蝴蝶,学着它的样子跳起了舞,好像真的什么都不在乎。